厦门漆画家蝉联中国美术界最高奖
▲获奖的漆画著作《盛世花开》。张玉惠说,自己对漆画很痴迷。厦门网讯 (文/厦门晚报记者 龚小莞 图/陈立新)我国美术界最高奖——第三届“我国美术奖”评奖成果日前揭晓,我市80后女漆画家张玉惠的著作《盛世花开》喜获金奖。这是张玉惠继上一届之后,第2次取得“我国美术奖”金奖。据悉,“我国美术奖”评审委员会在“第十三届全国美术著作展览”获奖提名著作中评出金奖著作10件、银奖著作13件、铜奖著作16件。创造创意来源于学校所见 体现“少年强则国强”主题漆画《盛世花开》画面中心是旺盛苍劲的花树,下方是三五成群跃步前行的新时代少先队员。少先队员是祖国的花朵,也是国家的期望,怒放的花朵标志新时代的富贵现象。著作体现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少年强则国强”等主题。在艺术形式处理上,花朵怒放的树木与一行三五成群的人物构成比照,树木的“静”与人物的“动”也构成鲜明比照。花树枝杆延伸到画面的旁边面,借以体现国家一直在开展壮大。张玉惠介绍,《盛世花开》著作长宽都是2米,尺度比上届的金奖著作《织情叙意》大,制造工作量也大了一倍。创造创意来源于有一回她看到学校生气勃勃的大树下聚集了很多小朋友,他们带着神往和期望到大学学校观赏学习,这样一个调和、进步的画面促动了她。大漆原料会“咬人” 漆画创造进程很辛苦张玉惠说,自己对漆画的痴迷,是从它特别的原料开端的。她说,很多人不了解漆画,认为漆画是用油漆作画的。其实,漆画是用大漆创造的,天然的大漆是从植物上流下来的液体,大漆是一种高级的原料,它展示出来的那种尊贵、绮丽让张玉惠很入神。尽管尊贵、绮丽,但大漆会“咬人”,从事漆画的人大多数被“咬”过,接触到天然大漆后皮肤会红肿、奇痒,乃至起水泡。不过,张玉惠说,自己比较走运,没有过敏。漆画创造十分辛苦,除了画,常常还要充任搬运工、木匠工等。从做漆板到装框装箱,这些在研究生阶段都要逐个学习实践。“画漆画是体力活,一块漆画板有三四十公斤,制品装箱后有七八十公斤重。在漆画圈子里,学习并坚持下来的男生居多,女生能坚持下来的比较少。”她说。制造时需求慢节奏急不得 盘腿坐在画上一点点刻画漆画《盛世花开》的创造进程杂乱。制造进程中画面大部分时分是平放的,她需求盘腿坐在画面上一点点地刻画。而画面侧边要整幅画立起来,她要爬到2米高的梯子上才干进行镶嵌。创造尽管艰苦,但这抵御不了张玉惠对漆画的酷爱。她认为,漆画需求慢节奏,急不得,要有满足的精力投入,渐渐感触漆的柔韧性,用一种平缓的心态对待创造,铢积寸累就会有收成。“漆画具有悠长的前史,是中华传统文化最具代表性的画种之一,咱们应该在这一优势基础上,不断开展,将它面向国际。我对漆画艺术的喜欢不仅仅是这种艺术言语的表达,更是对这种传统艺术传承开展的执着。”她说。人物手刺当选厦门市优秀人才张玉惠出生于1984年,现任教于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美术系,本科和硕士别离结业于我国美术学院和厦门大学艺术学院,现为我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委员,福建省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副秘书长,当选厦门市第九批优秀人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